新媒体运营,行业最新资讯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媒体 > 正文

“拉面哥”爆红 被网红逼上佳佳自媒体拉面哥绝路 流量时代的悲哀还在重演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1-09-15分类:新媒体浏览:249评论:13


导读:3元钱一碗的拉面,山东小伙程运付一卖就是十五年,而且不涨价,不少同村及邻村的老乡每日必须来上一碗,可就在2021年的2月27日,正月十六,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。在临沂费县关阳司大...

“拉面哥”爆红 被网红逼上绝路 流量时代的悲哀还在重演

3元钱一碗的拉面,山东小伙程运付一卖就是十五年,而且不涨价,不少同村及邻村的老乡每日必须来上一碗,可就在2021年的2月27日,正月十六,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。

在临沂费县关阳司大集上,很多经常光顾程运付拉面摊的老顾客发现,本来应该正常赶集出摊的程运付,却破天荒的没有出摊。老顾客们给程运付打电话才知道,由于“压力”太大,他一大早就躲到了亲戚的家里。

到底是上什么原因,让“拉面哥”本该平静的生活,一下本打破。

他出生于1982年,今年39岁,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。

因为家里穷,结婚时,1100元的彩礼钱妻子还回了600元,当时家里还欠着外债,两口子过得十分拮据。

为了还债,程运付通过亲戚学的拉面手艺,干起了拉面生意。

但天不如人意,他第一次出摊就生意惨淡,一天下来总共卖了不超过10块钱。

回到家后,他没有气馁,他想人们赶集累了总要吃点东西填肚子,一碗清汤佐以简单调料的素面只卖3元,加上鸡蛋卤味搭配也不过五六块钱,持续做下去,肯定会有生意的。

就这样,两口子开始日复一日地支摊子,无论风雨都坚持出摊,一过就是15年。

在外人看来,他们平时话不多,但不怕苦、不怕累、热情、实在。

程运付从心里把顾客当成自家人,总是笑呵呵的,喊人也亲切,从来都是“兄弟”“妹妹”“婶子”“大娘”。同时,他做的面味道也好吃,面条筋道,卤入味,且价格实惠。

靠着口口相传的名声,客人越来越多,生意越来越好。

在忙不过来的时候,甚至老主顾都会主动帮忙,摆碗、端面……

在《新时报》的采访中,他说最开始卖面的时候,面粉30多块钱一袋,后来面粉价格涨了,考虑到成本压力,两口子便商量试着涨钱。

可一听说一碗面不卖3块钱了,来吃面的婶子大爷们都要走,程运付心里过意不去,便把他们喊回来:“我还按原价卖给你。”

自打这时起,他跟妻子商量,只要物价不暴涨,就维持原价,什么时候都不涨价。

但紧接着不好的消息传来,肉价又上涨了。

其实很多人不知道,程运付最初的3元拉面是有肉的。

可后来面对暴涨的肉价,坚持卖3元他实在赔钱,他就寻思着跟来吃面的人商量,不放肉了,但面的量多,行不行?

很多人都表示“没问题”后,程运付照做了。

现在,他卖出的一碗面里都盛了足足半斤的面,即便是不额外加卤味,也能让下力气的人吃饱。

刨去成本,如今他的一碗3元拉面利润只有四五毛。

但对于这一切,他反而挺满足的。

为了能够不涨价,程运付还特意跑到县里买了两个大冰柜,里面全是他出摊用的冷冻食材,从而避免中间商赚差价。

程运付心里明白,做人不能忘本,他有今天全是靠乡里乡亲扶持的,农村人收入低,赚钱不容易,一块钱虽然不算多,但对他们来说,钱难赚,哪怕贵一点点就舍不得吃。

他甚至笑称自己的面是“高端”的,这个面摊,实现了他想让乡亲们“少花钱吃好面”的初心。

他说:“我是从苦日子过来的,想让老百姓吃到便宜的拉面。”

而因为十几年风吹日晒,虽然1982年出生的他总被人问“五十几了,孙子多大了”这类话。

拉面是个体力活。和面、揉面、拉面所有的程序都是手工,且全部由程运付一人负责。一天拉出500、600碗的面条,对体力是一种极大的消耗。

加上十几年出摊,风吹日晒,他已经皮肤黝黑,皱纹都比同龄人明显,腰板也因为长期弓着身子拉面而佝偻。“以前走路怪直的,自从做拉面,腰都直不起来了,有点驼背了。”

而原本他就想这样一辈子平平淡淡地做下去,但谁曾想到最近被路过的人录下来,发到网络上让他一夜爆红。

而对于程运付在网络的爆火,村里人给予最多的评价都是:“好人有好报”。

程运付出名后,很多人专门跑到当地来吃他做的面,有市里的,省内的,还有安徽的、上海的、江苏的、甚至远在广东的……

后来,除了慕名来吃拉面的,还多了一些做直播的网友,和他合影、拍摄短视频素材。

一开始,程运付刚开始表现得很高兴和坦然。

毕竟大家都来捧场,对他的生意来说是一种支持,他也很感谢网友们的关注,并且热情地招待大家,称:“不管你是从哪儿来的,只要来山东,我们就是一家人。”

他还害羞地跟大家分享自己的追星梦,希望有机会能跟自己的偶像刘德华见一面,请他吃一碗自己亲手做的拉面。

在看了刘德华主演的电影《失孤》后,他为此还加入了“宝贝回家”寻亲组织,成了一名志愿者。

他甚至会喊着到家里直播的人把镜头对准他手机上的志愿者群,里面有寻家孩子的信息。他觉得如果这样能让更多人知道,也不枉是一件好事。

那时,他对这些前来拍摄的人没什么抵触,他觉得每个人目的不同,就“姑且当他们不存在”。“他拍他的,我拉我的面,只要不影响来喝面的人,怎么都行。”

但时间久了,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涌入费县,从十几个变成了上百个,拍摄地点也从集市延伸到了程运付的家中。

其中不乏一些短视频博主,架起长枪短炮,成天堵在他家门口拍摄,围堵得水泄不通。

这开始让他感到压力倍增。

程运付陷入了一种“有家不能回,有面不能卖,有摊不能出”的困境。

不仅如此,全国各地纷至沓来的网友,也对程运付所在村庄产生了影响。

从各地开车过来的网友,把村里的路堵得连骑电动车都过不去,以前宁静的小山村变得嘈杂不已,当地村子的交通目前已经濒临“瘫痪”。

对于这些老邻居街坊,程运付感到很抱歉和愧疚:“我只能说声对不起了。”

更让他心累的是,像雪花一般的冒名者开始在网络上冒出来。

“关注我可以,但请离我的家、我的拉面摊远一些,不要影响到我的生活。”“拉面哥”如是呼吁道。

一个“请”字的无奈,对应的恰是很多人的羞耻:他们对“拉面哥”的消费,已经严重逾越了边界,说是围观,实则侵扰。

虽然有些网友真的是被拉面哥的精神所感动,但更多人是为了蹭拉面哥的流量和热度,正因为这样,才导致一位朴实的农民,被推向网络风暴当中。

目前有平台已就此事发布公告,称反对并打击用户蹭热度、恶意炒作,对热点当事人过度消费等行为,已处置直播间和冒充“拉面哥”的账号上百个。这也是履行平台应尽之责。


已有13位网友发表了看法:

欢迎 发表评论: